80后人物百科 >>所属分类 >> 商业领袖   

高燃

标签: 高燃 创业 80后 代表 财富新贵 孔金雨

顶[3]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目录

高燃档案编辑本段回目录

(图)高燃高燃

  职务:MySee总裁
  出生日期:1981年生
  籍贯:湖南
  学历:清华大学新闻系本科
  创业经历:2004年创业;
  2005年2月,高燃遇到了当年的清华同学邓迪,两个人合并了公司,创立MySee.com;
  12个月后融进了1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
  2006年11月辞去MySee总裁职位。
  或者可以预见,高燃将是最成功的80后之一,他的P2P商业模式,被认为将来市盈率可能超过GOOGLE,公司的P2P流媒体技术在国内乃至国际都居于领先地位。
  他的企业技术是最前沿的,但他本人却是最具传统价值观和特点的人。
  他像很多前辈的企业家那样,喜欢他的同乡伟人毛泽东,事实上,高燃也的确是个初步成功的谋略者,在他考上清华大学时,他的乡亲们曾激动的预测,说他将来“一定会成为中央委员”。
  最近的一年里,高燃在大学做了很多场演讲,除了北京的多所高校,高燃还将前往大连、成都、长沙、武汉、西安、上海、广州等城市的著名高校进行巡讲。他在大学生群体中的影响与日俱增,额外的收获是,目前他的演讲已经达到1万块一场。
  当茅侃侃评价高燃“内心张狂表面也张狂”时,他笑道“我表面是谦虚的”。
  高燃很执着,很幽默,很“霸蛮”——执着和勇气,一种舍我其谁的气势。
  正是这种气势造就了高燃的成功。在从新闻学院毕业做了1年财经记者后,高燃开始了创业生涯。他曾经拿着电子商务的商业计划书在电梯“堵”过杨致远,无果;之后以自己誓不罢休的争取,赢来并不看好他那个项目的远东集团董事长蒋锡培的100万投资,电子商务项目最终如蒋预料的失败,但这位企业家在当时说的话,让高燃一辈子铭记:“这个项目风险很大,但你这个人是没有风险的。”
  今天,高燃和邓迪管理着100多人的团队。蒋锡培在这个过程中追加了100万,总共200万的投资在今天增值了至少10倍。
  在高燃参加的央视《对话》节目现场,一位嘉宾开玩笑的评价他“高燃是够狡猾的人”,另一个则评价他“具有政治智慧的潜力”。
  高燃当然不承认,他认为自己是个真诚的人,只是成熟较早,并且受到过政治训练和商业训练,“我在17岁的时候就管理了一个将近100人的团队,是在深圳的一家公司。在学校里面我一直是学生会干部和负责人,在管理方面问题不很大。至于和各方面人物打交道,用一家企业杂志社给我发表的文章话说,我一心崇尚的是伟人,如果我崇尚的是伟人的话,提前就会准备和了解他们的事情。在这之前我会了解对方的爱好,比如交流背景、生活背景和就业背景,这样的话就有话可谈,这方面我以前受过充分的训练。”
  “每个人都要照顾到,很多事情都要平衡,又要做得不过分。”没有任何“背景”的农村孩子高燃,在铺设人脉网时花了许多心思。
  如今,高燃仍然在每晚12点回家后,关掉手机看两个小时他最爱的是人物传记和历史。
  有人把高燃放入传统的中国式管理者中。这并不正确。
  彼得·德鲁克对中国式管理曾有评述,在他眼里,那些以保障自己地位为出发点的管理方式,都可以称为中国式管理,他称具有这种管理风格的美国报阀鲁斯“可说是个中国人”。
  高燃显然并非如此,当你看见他的笑容,他的幽默和直接,你仍会把他归为80代人中,他代表着技术时代自觉进行改变的中国企业家。

访谈编辑本段回目录


  CCTV.com消息(新闻会客厅):
  李小萌:您好观众朋友,欢迎走进《新闻会客厅》。80年代后生人,一直以来在我们这些过来人眼里都是青春年少,或者少不更事的代名词,但一夜之间我们发现,他们当中早已经是人才辈出,刘翔1983年出生,姚明1980年出生,也许因为他们从事的是体育这个领域,所以他们的成功早我们会觉得理所当然,而在80后另外一些人的成功,会让我们留意到他们的年轻,因为他们所做的事情和他们的年龄似乎是不对等的,今天我们请到的同样是一位年轻的公司总裁高燃,高燃,你好。
  高燃:你好。
  李小萌:可能人们最好奇的是为什么你在你这个年龄,有可能拿到多数同龄人拿不到的物质生活?
  高燃:如果说精神生活,我非常认可,我觉得我过着非常多的人没有的精神生活,我每天都很快乐。但是如果要说物质生活,那他们可能要失望,因为我过得、我吃得也跟大家一样,只要有辣椒就行了,住的地方还是租的,我一般几个月都不会出去买什么东西,所以我想这可能是他们误解。
  这就是高维视讯公司25岁的总裁高燃的办公室,在这里似乎看不出有身家过亿的痕迹。用办公室主人的话来说,就是还没到考虑物质生活的时候。
  高燃的这家公司主要从事宽带视频直播技术的研发,通过这种技术,人们就可以在网络上流畅地看电视。这个成立只有两年的公司,成长速度之快令人惊讶。如今,高燃的公司已经拥有近百名员工,获得了总计1000万美元的投资。
  去年12月高维视讯公司获得了中国互联网协会颁发的“互联网产业创新第二名”、“中国互联网产业100强”的称号。今年上半年,中国互联网协会联合国内外众多风险投资机构,将高维视讯公司评为“最具投资价值企业”。
  这些都足以让“高燃”成为80年代创业者中闪亮的一个名字。
  李小萌:能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企业,又是因为什么呢?从你自身性格或者其它方面有什么必然吗?
  高燃:其实说实话,我的性格是一个比较适合创业的人,我现在越来越感觉到,我是比较善于创业。
  李小萌:什么样性格的人适合去创业?
  高燃:比较好学,就是学习能力比较强一点,比较勤奋,要非常勤奋,比较会与人打交道,有一定的领导才能,也许这样就可以创业。
  李小萌:你最著名的一句话是说,你不希望你的人生一眼就看到头,你跟我讲讲什么是一眼能看到头的人生?
  高燃:很简单,比如我之前特别想做一个记者,当我真正做了一个记者的时候,我其实花了很多时间,花了很多努力来做一个记者,但是等我真正做一个记者,而且是一个比较好的记者的时候。我发现几十年以后,当我真正做了一个记者的时候,我其实花了很多时间,花了很多努力来做一个记者,但是如果我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几十年后我还是一个记者,这样你可能一辈子做着都是你自己,也许是你感兴趣,但是你一辈子就做一件事情,我认为这不是我的人生。人生的长度是我没办法来计算的,但是可以长一点,可以短一点,可以掌握的,但是我希望这个人生的宽度能够比较广,比较宽广。我希望既做过记者,又做过企业,又写本书,写我的博客,或者说做一个大学教授,或者说做一些我更愿意做的事情。另外,对我来说,说实话,我还是非常追求影响力的,我非常喜欢李开复说的一句话,他说“追随我的心,去做一些最有影响力的事”,如果可以,我会这么做。
  李小萌:我想比你们前一代的这些创业的人,他们很多的理念是自己想的,但是我觉得你们这一代还是在重复他们的一些想法,比如说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人,或者说跟随我的心。
  高燃:其实有很多东西是共通的,比如说你要结婚,你就得找个女孩子结婚,老一辈也得找一个,我也得找一个,但是有些东西确实是有些不一样,因为我们这个时候年轻,所以有些东西就不会患得患失。
  高燃的家乡在湖南益阳,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由于家里经济困难,高燃虽然学习成绩很好,初中毕业后他没有继续读高中而选择了中专。中专毕业,高燃就到广东打工赚钱了。在此期间,他自学了ISO9000认证方面的专业知识,不久便跳槽到了一家外企当工程师,月薪也拿到了五千元。五千元在高燃的家乡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然而在新公司工作不到半年,高燃又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他要回高中校园当插班生,准备参加高考,当时距离高考只剩半年时间,再加上高燃之前没有读过高中。高燃的高考在乡亲以及家人眼里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但半年之后,高燃就拿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而且是清华大学,这个消息在高燃的家乡引起了轰动。
  李小萌:看着这些照片,我都跟你对不上号,你自己觉得变化大吗?
  高燃:挺大的,当时很压抑,非常压抑,因为自己做的不是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且理想与现实的冲突,我是一个有非常大理想的人,而且我一定会去做这个东西。现实是什么样的,现实就是我不说低人一等,但是确实离我想做的东西有非常大的距离,所以理想与现实的冲突会压抑一个人。
  李小萌:甚至比现在看着要苍老一点。
  高燃:也许是,这个你看为准。
  李小萌:什么时候你已经不再有这种压抑感,已经觉得海阔天空了?
  高燃:大学,考上大学的第一天,1999年8月二十几号。
  李小萌:这是一个根本性的改变是吗?
  高燃:对。现在每次只要有机会,我能够告诉的人我说你们一定要上大学。
  李小萌:你在上初中的时候其实成绩不错,因为家里经济能力的问题,就上的中专,当时觉得沮丧吗?
  高燃:哭,我能够做的两件事情,一个是天天哭,一个是在地上打滚,滚来滚去。
  李小萌:这么强烈。
  高燃:对,没有办法,我当时13岁,很小,这不是我能决定的,13岁的时候我能决定什么事情?
  李小萌:在你哭,在地上打滚的时候,你觉得你心里那个大的理想已经离你而去了吗?
  高燃:也不是,我觉得可能会有一些所谓的挫折或者弯路,但是我总有一天会回来的,我那时候就怎么想,因为我当时看了非常多的名人传记,我当时的心志应该说比一般的同龄人可能要稍微成熟一点,然后我就告诉我自己,我应该怎么样怎么样,所以中专的几年我也没有放弃精神上的追求。
  李小萌:考大学还是上中专,包括后来工作一直有的一个梦想还是到那个点上突然之间决定的?
  高燃:一个点上,其实我觉得我自己肯定能做成一些事情,但是到底是不是一定要上大学,这个东西不好说,但是后来我在深圳打工,我跟这些大学生接触以后,其实我不觉得我比他们差,事实上也不会比他们差多少,但是我在读了几本书以后,那段时间读了一段时间书以后我发现,我还是想考大学,而且当时正好我的一些读高中的伙伴们也陆陆续续考上大学了。
  李小萌:你对大学的向往究竟是一个对这个身份的向往还是对要受到高等教育的向往?
  高燃:两方面都有,但是后面我发现确实就是这样,我发现大学生活对我的改变非常大,让我重新树立了信心。
  李小萌:你考大学的时候已经是到社会工作一段时间了,那时候重新准备高考,信心有多大?
  高燃:没有人对我有信心,除了我自己,世界上都没有人对我有信心,包括我的父母,当时我爸妈说,你要读你去读,我们没钱,你去读好了。我爸妈,我知道,我非常了解他们,这已经是他们能够承受的极限了,农村里读高中要花很多钱,上大学要花更多的钱,在我们家乡,谁家拥有一个大学生,谁家一定是住最破的房子,过最差的生活,我爸妈觉得,你每个月能挣五千块钱。
  李小萌:觉得已经熬出头了?
  高燃:对,觉得熬出头了,我说我要读书,他们觉得有点承受不了。而且确实也不抱信心,我们当时我们那一个比较好的中学,每年能考上十个大学生就不错了,几百个人考十个就不错了,而且最少有八个是大专生,然后我就告诉他们,我要考清华、北大,我说我别的学校都不考。没有人相信我,真的没有任何一个人相信我,除了我自己。
  李小萌:离开学校一段时间以后,重新拿起书本再去考那个高分,不是所有人都敢于有这个信心的。
  高燃:我去那个高中读了,刚去的时候就考月考,第二个学期考月考,我是倒数第二名,校长把我放到全校最差的班,我是最差的班里倒数第二名。
  李小萌:那个时候还是信心十足?
  高燃:对,我觉得我一天学都没上,一天高中都没上过,我就能考倒数第二,还有人比我更差,我觉得我还是可以的。第二次月考我已经是全班第一名了,一个月。
  李小萌: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有学费供你去上学吗?
  高燃:当时在我们家乡,其实上清华或者上北大,十多年没有考过清华和北大,15年,所以大家都对这个学校的期望值非常高,都觉得去这个学校读书的人以后肯定不得了,所以有人是愿意帮助我的,其实考上大学以后我就没有为学费特别担心。
  李小萌:你的爸爸妈妈都是农民。
  高燃:我爸其实也挺厉害的,我爸18岁的时候就是我们村村支部书记,我妈用一年的时间读完五年的书,而且还是第一名。我觉得我爸妈挺好的。
  李小萌:在你爸爸妈妈的心目当中,特别希望你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从事什么样的职业呢?
  高燃:在我们农村万般皆下品,唯有当官高,他们觉得你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去读一个博士就能当好官,当一个公务员,他就觉得很好,所以我后面既没有读博士,也没有去当公务员,他们就觉得比较失望。
  清华大学毕业后的高燃成了一名报社的记者,这也是他当初的一个梦想,但是仅仅八个月后,不安分的年轻人又开始寻梦,高燃再次辞职,和朋友一起创业。经过仔细选择和评估,高燃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份商业计划书,开始四方寻求投资。他最初试图向雅虎网站的创始人杨致远寻求支持,但是没有成功。
  李小萌:创业的话,你手里的资本有什么呢?
  高燃:当时我的资本应该有不少,首先,我认识非常多的企业家,有一些人是非常愿意帮助我的,因为他觉得我这个人是一个可造之才,所以这是我考虑的一个基点。另外我慢慢发现我这个人跟这些创业者,已经成功的这些公司的老板或者说总经理,跟他们有一些共同点,我觉得他们敢想敢做,我也是敢做敢想,所以就是这么一个契机。
  李小萌:对,真的要想做一个企业,启动资金可能在当时来讲是至关重要的,你把你第一份计划书直接就交到杨致远手里,你去的时候,你就觉得他真的会因为这个给你钱吗?
  高燃:不管我做一些什么样的事情,我都觉得一定会有人愿意帮助我,他们也一定会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来支持我,所以我就去做。我想如果不去做,那我就永远没有机会,如果我去做了,我就会有机会。
  李小萌:你当时是把杨致远堵在了电梯里,他当时是用什么样的目光在看你?
  高 燃:他当时比较奇怪,他觉得我比较奇怪,因为我当时还是一个记者,利用记者的身份见到了他,后面单独见他是我自己灵机一动,因为当时他是跟雅虎的CEO在一起商量事情,但是后面杨致远走得快一点,有一个记者采访CEO,杨致远就走得快一点,把电梯门按住等CEO进去,我说我来吧,杨致远就进去了,我立马自己把电梯门关上,我自己进去了,把我的商业计划书给他,我说我很佩服你,你要看看我的商业计划书。
  李小萌:他怎么说?
  高 燃:他一看电梯已经关上,木以成舟,没办法,所以他看了看,总共前前后后有几分钟的时间。
  李小萌:最后落到什么样一个结论上?
  高 燃:如果我是他我也会这么做,他说好,你到时候再给我发一个E—mail,我到时候用E-mail回你,他说看起来很不错,你好好干,当然给了我一些比较客套的鼓励。
  李小萌:从电梯里出来告别杨致远,你的判断是怎么样的?有戏吗?
  高 燃:没戏。我觉得肯定是没戏。
  李小萌:明知道没戏还要去做一下,为什么?
  高 燃:我找杨致远倒不是说我认为他一定会给我支持或者什么的,是因为我当时心目中的网络英雄就是杨致远,就他一个人,而我当时又是做跟网络有关的一个项目,所以我去找他,这可能是一种崇拜英雄的情结。至于说具体的钱到谁那里找,其实我自己早就有主意了。
  第一次的挫折没有让高燃灰心,在重新对自己的计划进行修改之后,他再次寻找机会,这一次他想到了蒋锡培,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也是自己的朋友。而这一次,他成功了。
  李小萌:怎么又找到了远东集团的蒋锡培呢?
  高 燃:远东集团的蒋锡培是我非常好的朋友。
  李小萌:在这之前你们就是朋友,他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你是一个刚刚走出校门的大学毕业生,怎么成为朋友呢?
  高 燃:我想跟他认识应该说一方面是一种缘分,为什么他认识了我,而不认识别人?另一方面可能是说得自夸一点,就是英雄惜英雄,他觉得我这个人是一个可造之才,他就愿意帮助我一下。
  李小萌:你表现了什么,让他第一面就觉得你不错?
  高 燃:我在见到他之前,其实我在电视上也看过他,在网上也找过非常多他的资料,最后对他的兴趣非常了解,我发自内心地比较欣赏这个人,所以我讲的话或者说我跟他的沟通,他觉得非常有深度,他觉得愿意跟我沟通,而不是别人的泛泛而谈,你今年又挣了多少钱,你又怎么样怎么样的。
  李小萌:那个时候你就想到了有朝一日你可能需要他的支持吗?
  高 燃:我一直想过,我肯定是需要别人的支持,需要一些前辈的支持,但是到底是不是蒋总我不太清楚,但是跟蒋总拿我这个商业计划书,跟他的第一个电话打完,我觉得我这辈子跟他就分不开了。
  李小萌:最初他准备给你这个计划书投一千万,但是被董事会否决了,可是事后你还是争取到了一百万,怎么达到这个起死回生的效果?
  高 燃:当时其实开董事会之前,蒋总已经觉得无论如何要支持我一下,要帮助我一下。另外,开董事会的时候,虽然特别多的董事都否认,给我提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基本上也是觉得这个风险太大,但是这些董事们也觉得这个人还是可以的,所以蒋总就说了一个让我终身难忘的话,他说了两遍,第一遍就是我们所有的人都认为你这个人没有问题,很好,将来一定会成功,但是这个项目风险太大。他们闭门开董事会的时候我就想,实在不行一千万不给我也没关系,另外的一些钱我自己再去找,我相信我能找到钱,但是无论如何要说服蒋总给我一百万,一百万对他来说风险小了十分之九,这个他是应该能够承受的,他应该是能够帮助我的,我是这么想的。
  李小萌:然后你就这么提了,然后他就答应了?
  高 燃: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已经七点多钟了,他估计是饿了,一个人就喝了四五碗粥,当时我哪有心情喝粥,他一看我茶饭不思,他就觉得很不好意思,觉得高燃为这个茶饭不思,我应该帮他一下。
  李小萌:怎么能让他觉得你跟他的交往是不带有功利色彩的?
  高 燃:我在大学的时候组织了非常多的讲座,请了非常多的企业家,还有一些政府官员,还有学者,还有一些国外的大企业家、知名人士一起来做演讲。我从来没有想过以后要得到什么东西,我知道认识这么多人是有用的,但是具体什么用我不知道,我就是这么去做,我对他们非常真诚,而且确实读了非常多的书,也做了非常多的准备,比如说他们个人的资料,所以跟他们有共同语言。具体到蒋总,他也是属于这里面的,我也没有把他特别对待,只是觉得这个人非常诚实,非常诚信,我觉得这个人可以交,就这么简单,没有想过以后让他给我一百万或者一千万,没想过。
  李小萌:你交给蒋锡培那个计划书,最后一句话是写的什么?
  高 燃:我比较喜欢姚明,当时正好是姚明被NBA选秀,选为状元不久,他从中国到美国的第一句话就是说,让我们一起开创大场面,我非常欣赏这句话,我就说,蒋总,让我们一起开创大场面,这个时候已经到了。
  李小萌:对方是一个大企业家,一个成功的企业家,而你当时还是什么都没有,怎么让我们一起来开创大场面?
  高 燃:我相信当时其实我已经说服了他们很多人,所以我觉得还是有这个可能的。我刚才说过,在我面前的不是一个大企业家,不是十六大代表,而是我的一个朋友,是我的听众,在我的听众面前,我一向都很放得开。
  李小萌:好,我们来听听高燃生命中这个永远不会失去的朋友,也是他创业之初的一个贵人,对高燃是怎么评价的。
  采访蒋锡培:学校里面有一次邀请我去做一个演讲,我坐在那边,我知道我有一件衣服是挂旁边的,可能不小心掉地上的,他就帮我拿起来了,等等这些细节给我印象比较深。跟我联系比较多,几乎每个礼拜都有联系,知道我在哪里他也会跑过来。我的生日都忘记了,他出差到上海,还特地从上海赶过来,还记得我这样一个日子,我觉得他是很用心的。
  李小萌:在你给他祝贺生日的时候,你会想我要不要这样做,我这样做人家会不会觉得我是出于别的目的,会有这种犹豫吗?
  高 燃:不会,绝对不会,因为我当时我已经跟他是非常好的朋友,我就把他当成我的好朋友。
  李小萌:你觉得你身上什么样的特点,让这些前辈的企业家愿意帮助你,提携你?
  高 燃:就以蒋总为例,我觉得他比较看好我的一方面是激情,他觉得我很有激情。另外一方面刚才他也说了,他说我比较用心,比较好学。另外,我觉得他们看中我还是因为他们在我身上找到了他自己的理想。
  李小萌:在你身上看到了他自己的理想?
  高 燃:看到了他年轻时候的自己。其实我也是,如果我看到一个人很好学,很上进,而且有这个潜能,我也会去帮助他。
  就这样高燃开始了创业。而对于高燃创业的成功秘诀,也有很多评价,但人们更为称道的似乎还是他与人交往方面的能力。
  采访高维视讯公司员工马汝华:“有什么聚会,他知道了,他都会参加,每天都参加聚会,每天晚上都到两三点以后才回来,节假日或者什么时候,他都会给他所认识的人,即使只见过一面的人都会打电话。”
  采访高燃的老乡丁劲松:“我记得参加我们这个老乡联谊会的过程中间,他是每一桌他基本吃饭的时候好多人坐在原地不动,或者这一桌的人比较认识,在一起交流一下,谈一下,但是他拿着自己的名片,他每一桌都去敬酒,每一桌都去递名片。”
  这种热心而积极地与人交往的细节,高燃的朋友们能回忆起许多,正因如此,很多人都记住了这个主动的年轻人。
  李小萌:刚才这两个人,在放他们这两个评价的时候,你一直在摇头,你想说什么?
  高 燃:我觉得其实我做的是非常自然的一件事情,如果媒体刻意把它放大,我会觉得这就不是我的本意了,对我来说世界上有这么多人,我又是一个一穷二白的,我家是农民,一穷二白,我觉得我确实需要一些帮助我的人,确实需要认识一些人,但是像他们刚才说的其实不是我的本意,好像把我觉得我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去结交这个,结交那个,其实不是这样的,我更多的时间都是用在学习,用在对整个中国或者说整个世界的这些经济。
  李小萌:其实你还是感到这种评价之下的一种压力,但是在现在这个时代,一个人有社交的能力,有沟通的能力,有表达自己的能力是优势。
  高 燃:一定是,但是一个人是否成功,不仅仅是这一点,其实我身上还有一些别的品质你们没有发现,我认为传媒是一个放大镜,当它想放大你什么的时候,你表现给大家的就是放大以后的结果,而不是之前的那个结果。如果你有一点优点就会放大得非常大,如果你有一个缺点,它就会放大得更大。
  李小萌:你刚才的不舒服我体会到了,为什么不能直接承认说,对,我就是有这方面的能力,我有这个长处。
  高 燃:我在这方面也是有意识地把它练出来的,倒不是说天生是一个外交家或者什么。
  李小萌:你说这是你们练出来的是吗?开始的时候你是一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在这些年当中有变化吗?
  高 燃:其实现在我已经变化了,现在我绝对不会像他们描述的这样去做,我会有选择地去做一些事情。
  李小萌:因为你现在身份不同了?
  高 燃:不是,因为我发现我能够找到更有效,或者更好的方式,我想认识谁,不是有一个六度空间的理论吗,你通过五个人,你肯定认识,世界上无论任何一个人,现在我找两到三个人,我就能够找到我想认识的任何人。
  李小萌:我觉得你刚才那些朋友说的这些可能是你在最初还找不到方向的时候的一些做法?
  高 燃:我愿意承认,如果你这么说,但现在我不是这样。
  李小萌:虽然现在你算是一个商人,但是管理团队来讲,其实也跟从政有相同的地方,你在为这个事儿做过什么样的储备吗?
  高 燃:你说的可能是一个领导能力的问题,或者是一个人际沟通的问题,另外你确确实实有能力,如果要你做什么事情,你一定要把它拿下,我觉得做企业确实不外乎几点,对我们这种公司来说,不外乎找到合适的人,把它放在合适的位置上,另外就是找到适当的钱,不要太多,但也不要太少。然后找到一个比较好的方向,对整个市场有一个了解,对政治有一个了解,你就基本上可以做。
  李小萌:我知道你崇拜毛泽东,什么样的人可以在自己还非常年轻的时候就敢于和名人、伟人去看齐?
  高 燃:每一个成功的人,每一个最终取得成功的人,他一定是这么做的,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知道自己的方向,那你就很难取得大的成功。
  李小萌:你说的这个大的理想,是在你已经取得了初步成功之后它渐渐清晰的,还是之前就已经在心里了?
  高 燃:很小,两三岁。
  李小萌:两三岁,不会吧?
  高 燃:我很小的时候,我去买肉,我妈妈让我去买肉,锻炼我的能力,给我十块钱,一般是给我十块钱,我去买肉的时候,卖肉的说几斤几两,我问多少钱一斤,他告诉我多少钱一斤,过一会儿,我自己想一想,我说你找我多少钱,那个卖肉的人在拨算盘,在那儿算一下给我多少钱,我就告诉他要给我多少钱,慢慢这样的事情在我们家乡就成为佳话,每次我去买肉或者买什么东西,大家都说你算数,如果你算数我就给你一颗花生,我那时候吃花生吃得特别多。所以从小就是父母,还有旁边的人给我的期望值非常高,觉得我跟别人不一样。
  李小萌:所以说特别关键的一点是周围的人对你的一种赞扬、另眼相待,其实给了你很大的一种心理暗示,你也用这个来要求自己。
  高 燃:一定会的,人是一个社会动物,是一个群体性的动物,所以你想做什么样的事情,肯定跟别人给你的暗示有关系,首先是你自己,然后是别人给你的暗示,我相信我为什么不读一些乱七八糟的书?因为我不希望他们能够给什么。为什么不是所有的人我都要去认识?因为我已经有所选择了,我要认识我想认识的人,我要去读我自己想读的书,这种东西又反过来又让我站得更高,我站得更高以后,旁边的人又会觉得我又能站得更高,我觉得这是非常良性的一个循环。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春树 下一篇茅侃侃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3

收藏到:  

词条信息

smoklee
smoklee
超级管理员
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